全国免费热线:400-0144-319

争鸣 | “我感激衡水中学教会我的种种,但我不会怀念它!”(一名衡中毕业生的心声)



近日,衡水中学在浙江平湖开办分校,这标志着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河北名校衡水中学正式进驻浙江。这一事件迅速引发广泛争议,有人认为此举是社会和学生的共同选择,也有人称“引进衡水模式是浙江素质教育的倒退”。


日前,浙江省教育厅一位官员更是直言:“它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它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跟我们浙江以人为本的素质教育理念不符合,他们认为是先进,我们认为是落后的,我们浙江不需要。”

 

“京城教育圈(ID:bjeduvision)”今天分享的是一位衡水中学毕业生的文章以及媒体的不同观点。相比不断升温乃至激烈的争论,这位毕业生给大家提供了不太一样的视角来看待这场围绕衡中而展开的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之争。正如作者所说,“衡中模式是应试教育时代的必然产物,我相信在时代的不断发展中,它终将消亡。我毕业于衡水中学,我感激它教会我的种种,但我不会怀念它。”



衡水中学进浙江,做素质教育的搅局者


衡水,一个神奇的城市,因为白酒和一所高中闻名于现世。最近,被誉为“全国十大知名高中之首”的河北衡水中学分校在浙江平湖揭牌,再次把这家以高考重点录取率高、军事化管理等为标签的超级中学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众人眼中,素有“高考工厂”之称的衡中除了每年能够交出漂亮的高考成绩,最让人争论不休的莫过于它的军事化管理。


我是衡中的毕业生,毕业那一年,河北高考人数近42万人,就一本分数线来看,文理科分数线高出河南省近30分。河北省和河南省一样,只有一所211大学,但就是这所河北工业大学,校址还在天津。作为一名普通的河北学生,高中入学时,我已经明白河北高考形势的严峻程度。在确定被衡水中学录取时,我的父母很开心,一家三口在衡水湖畔兜风。都说“进入衡中,就是一只脚踏入了名校的大门”,但我很清楚,接下来的三年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考验。


衡中实行军事化管理,从叠好床铺的“豆腐块”被褥到吃饭的掐表计时,从班主任的教室监控到宿舍楼管的频繁巡视,全部的生活为学习服务,全部的时间为学习开路,全部的私事为学习让路,以至于现在和朋友一起吃饭,他们还会惊诧于我的吃饭速度。在我的同班同学中,不仅有来自河北各市的尖子生,还有很多来自山西、河南、黑龙江等省的学生。以至于每次衡中放假,都是衡水宾馆的黄金时段。来自全国各地的家长,为了能够和孩子短暂团聚,几乎在上次放假时就已经预订了衡水市的大小宾馆。


就现行的高考制度和形势,衡中的出现并非偶然。没有衡中,也会有其他的高中成为另一所“超级中学”。沉重的高考压力下,如果不能比别人更刻苦,就只能被淘汰。如今提倡素质教育,但细想一下就会明白,并不是每个地方都适用素质教育。家境不是很好的学生或者是偏远贫困地区的学生,即便有其他方面的天分,也无法和家庭优越的孩子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有人说衡中为穷人才子铺设了晋升之路,这个说法不无道理。当几乎所有考生的物质条件在同一水平线上时,能够比拼的也只有学生自身的实力。高考几乎向所有的考生打开了同一扇门,没有为谁多开一扇窗。


但相对公平的“衡中模式”是否适用于所有地区?浙江本就经济发达,学生完全可以有更多的发展空间与方向。据媒体报道,浙江省教育厅基础教育处处长方红峰已经公开表态,衡水中学模式与浙江的教育理念相抵触,“它是个应试教育的典型,眼睛里只有分数没有人……我们浙江不需要。” 有意思的是,不少网友对方红峰的表态并不认同,“难道浙江的孩子不需要高考?难道浙江的高考不需要论分数?”的确,仅从高考分数这一项来说,低估“衡中模式”可能要吃大亏。随着近两年高考恢复全国卷,各省之间的应试水平在很大程度上又可以很好地进行横向比较,很多人可能还不知道,在衡水中学的引领下,河北省的高考应试水平到底有多厉害。可见“衡水模式”并非单独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这种土壤不铲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


直到现在,我有时还会梦回衡中。我的班主任曾经说过:“如果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遇到困难,只要想到,衡中那么艰难都挺过来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呢?”衡中模式是应试教育时代的必然产物,我相信在时代的不断发展中,它终将消亡。我毕业于衡水中学,我感激它教会我的种种,但我不会怀念它。(作者系衡水中学毕业生)



观点争鸣


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衡水中学跑到外省开“分号”,引发热议,褒贬者各执一理,互不相让。贬者认为,在主张素质教育的今天,疯狂追求应试教育,“泯灭学生天性,扼杀学生创造力”的“衡水模式”不该推广,而“学霸”也不可以复制;而褒者则认为,一所学校好不好,一种教育教学模式对不对,学生和家长们最有发言权,那么多学生及家长追捧“衡水模式”,那么多毕业生被清华北大录取,则说明“存在即是合理的”。然而在我看来,衡水中学到外省开“分号”,不必棒杀,也不必捧杀。

 

先说不必棒杀。“衡水模式”确实是中国应试教育的一个缩影,让师生长期处于亢奋状态,以及大量做题挖掘应试潜力,其精确到分钟的学生作息时间表,准军事化、标准化的教育管理,更被认为是“反教育”的“考试集中营”。不过,“衡水模式”并非单独的存在,而是根植于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之中,那片应试教育的广袤土壤不除,“衡水模式”就不会绝迹。“衡水模式”也是对高考制度的极致迎合,只要高考制度没有大的变化,这个模式就会存在,它们的代表以前是湖北黄岗中学,现在则是衡水中学。

 

某些引进了衡水中学办的分校,也不必担心,它会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出现倒退。事实上,衡水第一中学平湖学校并不是衡水中学第一家“分号”,2015年,云南衡水实验中学呈贡校区在昆明成立,它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了吗?没有。2016年,河北衡水中学落户合肥,今年9月份将正式面向安徽全省招生,相信它也不至于让当地的素质教育倒退。何况如今,在高考的指挥棒之下,又有多少地方与学校是真心在搞素质教育?衡水中学外省分校的到来,只不过是给当地应试教育的对垒学校,增加了一个“劲敌”而已。

 

再说不必捧杀。追捧“衡水模式”者认为,衡水中学省外办分校,给外省平民子女考上好大学开辟了又一条通道,“普通老百姓孩子上名校只能拼分数,而衡中就是从分数上保证了孩子上名校的概率,所有的争议和质疑都抵不过一个实实在在的分数”。“衡水模式虽然残酷,却是平民教育、平等教育;素质教育虽好,却是金钱教育”。这些看法又走向另一个极端。学霸真的不可以复制,衡水中学目前取得的应试成绩,只能说是现行高考选拔体制下萌生的一枝“奇葩”,辉煌早已不复当年的黄冈中学就是明证。

 

这些年,名校异地办学早已不是新鲜事。对于衡水中学外省开“分号”,我更愿意将之看作是资本投资教育的一起普通事件,只是对当地教育资源的一个补充,对当地教育模式的一个丰富,应该以平常心视之。无论是衡水中学在昆明、合肥,还是在浙江开办的民办分校,能否取得像衡水中学那样的高考成绩,引得学生与家长竞逐之,还有待时间来检验,没那么容易高下立判。

 


熊丙奇:“衡水模式”:教育公平的幻影 


如何评价“衡水模式”,是这一事件的核心。但目前舆论的关注点普遍偏离实质问题,把“衡水模式”之争理解为应试教育与素质教育之争。其实,在当前的升学评价制度之下,我国大多数省市的高中,都没有摆脱应试教育。“衡水模式”和其他省市,如江苏、浙江高中的“不同”之处在于,衡水中学(以及其开办的民办学校)拥有面向全省跨地区招生的特权,可以汇全省初中尖子生而“育之”。如果没有全省招生,而只是招收衡水本地学生,衡水中学如能做到每年有上百名学生考进北大清华,那真是“奇迹”了。


赞扬“衡水模式”者,无视这种全省招生的事实,称“衡水模式”是不发达地区学校,给农村生、贫困生考进名校机会的现实选择,给这种办学模式赋予拯救农村学生的英雄色彩。类似的,还有安徽的毛坦厂中学,也被认为是给农村生改变命运提供机会。可深入分析衡水每年考进北大清华学生的情况,有多少是来自衡水本地,有多少是来自河北其他地区,又有多少是农村生,就会发现这根本不是为农村生、贫困生提供进名校的路径,而是用全省招生得来的升学政绩打造的一所“名校”。毛坦厂中学则是面向安徽全省招收高价复读生,不是为学校所在山区学生服务。


学校全省范围内抢生源,只会令农村生、贫困生进名校更难。由“县一中”到“超级中学”,不仅使县中学的生源流失,也使农村学生升学的路越走越窄,甚至导致农村地区产生新的“读书无用论”——进不了好高中,就不上高中,进而初中期间就辍学。当前真正扩大贫困生、农村生进名校机会的是国家、高校和地方的三个专项计划。而从基本的办学逻辑分析出发,办好每个县的高中、初中,才是当地农村生教育的希望。 


准确理解“衡水模式”的实质问题,对于我国基础教育的改革、发展极为重要。我们要透过“衡水模式”,看到我国升学评价体系的问题。要让高中教育摆脱应试教育,关键在于改革升学评价制度,否则所有高中学校的办学,都会受制于升学评价制度。另外,打造“超级中学”对我国基础教育生态的危害很大。如果地方政府为打造教育政绩,采用这种模式,各地会出现占据大部分北大清华招生名额的超级学校,但这不是地方教育的进步。从这一角度看,浙江省教育厅无需向衡水“分号”叫板,只需依法进行监管,明确所有学校必须依法招生、依法办学即可。

400-0144-319
中国户外教育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京ICP备05028823号-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