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免费热线:400-0144-319

青少年辅导新趋势─冒险治疗

摘 要

  冒险治疗领域在近十年来不管是学术或者是实务工作,在欧美纽澳国家已有显著的成长,让愈来与多人知道这种治疗方式。但对于台湾不管是心理治疗,临床心理,谘商辅导,与户外冒险领域都是陌生的。笔者身为「治疗式冒险专业组织」Therapeutic Adventure Professional Group (TAPG)的成员,特别就此文,提供读者对于冒险治疗的理论与原则的初步认识,但同样的,笔者也深信冒险治疗应该有更广的心理健康治疗的发展。透过本文相信更能了解冒险治疗与其它治疗模式相近之处与其自身在治疗领域的独特处。


壹、前言


  近几年来,冒险治疗领域在国际上已有显著的成长且逐渐被更多人了解。但在台湾的推动也只是近两三年来的事,传统口述式谘商辅导在青少年的应用上已逐渐面对到瓶颈;而采用行动治疗的模式在1990年后已逐渐被利用在青少年,儿童及亲子家庭关系,并在研究上已证明有显著效果。目前在「治疗式冒险专业组织」Therapeutic Adventure Professional Group (TAPG)的推动下,在理论、研究、评估及实务中有大幅的成长。在国内,冒险治疗近两年透过一些非营利组织的推动,活动中及结束后看到青少年的改变,在台湾更是对我们在青少年辅导工作的一种激励及曙光。笔者透过本文以专业角度来介绍冒险治疗,以期盼更多同仁藉由这种独特治疗的模式,帮助更多的青少年。


贰、冒险治疗的理论背景


一、体验教育

  冒险治疗是根据体验教育「从参与中的反思学习」的哲学所发展出来的,因为体验教育强调从具体经验中的学习,在过程中,认知、情感、社交、感官及灵性的全人投入,使得学习更能内化。冒险治疗就是透过这种多元感官及心理的涉入,使得个案有更大的改变。也因为体验教育强调主动学习的过程,因此学习者更需要为自己的过程负责。也因为体验教育相信将人们置于个人舒适区之外,遇到一种不协调之状况,学习者会主动尝试寻求改变以达到平衡,人便会成长(Festinger, 1957)。Kraft & Sakofs (1985)提出了五个体验教育历程中的元素:

  (一)学习者在学习历程中是参与者而非观众

  (二)个人在学习活动中须有动机,如以活力、涉入及责任感的形态显示。

  (三)学习活动是真实且有意义,且对学习者是自然产生影响

  (四)反思在学习历程中是重要条件

  (五)学习必须与学习者及学习者所处之社会的现在及未来相关

  在体验教育中个人被置于真实情境中,因此问题解决,或其它具创意的方法会被激荡出;因此学习者在有效的体验活动中,必须采取某种真实的行动,以完成所处环境之挑战任务。


二、体验教育与冒险治疗之联结

  根据体验教育之哲学,Gass (1993)提出下列原则以符合冒险治疗的定义:

  (一)个案在治疗过程中是参与者而非旁观者

  (二)个案在治疗活动中须要有动机,如以活力,涉入及责任感的型态显示。

  (三)治疗活动是真实且有意义的,并能对个案产生自然的影响。

  (四)反思在治疗过程中是重要条件。

  (五)功能性的改变(Functional Change)必须对个案及其社会的现在及未来相关。

  从上述的过程中不难发现,这些原则并非只是在冒险治疗中必要而已,在一般治疗方法也须具备。而冒险治疗也应用了一些心理学理论,例如,认知与认知─行为理论、人本理论、以人际面向之客体关系理论;因此在冒险治疗中的冒险因素就成为此种治疗模式的重要媒介工具。


叁、以冒险为本之治疗


一、以冒险为本之治疗的定义

  冒险治疗是应用冒险经验和活动的治疗效果,结合一些传统之治疗模式的一种治疗模式。它的一些相关名词有:「野外治疗」(wilderness therapy)、「冒险治疗」(adventure therapy)、「野外─冒险治疗」(wilderness-adventure therapy)、「以冒险为本之治疗」(adventure-based therapy)及「以冒险为本之谘商」(adventure-based counseling)。冒险治疗透过活动前、活动中与活动后相关之反思引导的治疗处理介入,产生个人及团体的认知、情感及行动之改变。

  Alvarez & Stauffer (2001)定义冒险治疗为「任何有目的利用冒险工具及技术,引导使个案朝向治疗目标方向改变」,定义中冒险活动仍是重要媒介。一般而言,其实冒险治疗与其它治疗方式亦有许多相同之处,例如根据同样逻辑,科学化的治疗领域。但是冒险治疗在某些部分有与其它方法截然不同,如真实带有冒险的活动,以及体验学习的方法论。

  目前存在一个两难的问题,冒险治疗是否须规范在一般传统治疗的心理健康标准认证中,还是另外针对一个冒险治疗师的专业做认证;但这样的认证似乎又违反体验教育从做中的反思学习及经验的独特性问题,现今在欧美纽澳国家仍在争论中。

  Crisp (2004)提出以下冒险治疗之定义:

  (一) 野外或冒险之方法在治疗实务过程中被使用,而治疗实务包含:

  1.个案之问题认定,

  2.应用一些人格,行为和心理问题与改变的理论为架构来解释问题的原因及其本质,

  3.选择一些与第2项相关且具理性精确的介入个案管理及方法之策略,

  4.根据个案之需要及状况经常检讨并修正策略及方法。

  (二)治疗师与个案之间具有专业关系,其关系包含:

  1.治疗师提供之关系训练(relationship training)与必要适切之体验能满足个案可预见之  需求,包含(1)生活威胁及其它危机,(2)心理疆界,与(3)任何治疗师评估对于个案之潜在必要需求,

  2.治疗师与个案之间之契约签定,内容包含,目标,限制,方法,预期结果,与治疗风险,

  3.治疗师提供个案最佳方向,并掌控一些经常会轻忽原则,或在心理上或身体上会伤害个案之行动。

  针对上述之定义,活动必须成为治疗过程中一种重要的手段及方法。


二、以冒险为本之治疗目标

  冒险治疗在许多目标上有很好的成效,在一些实证研究上也得到的支持:

  (一)个案透过活动达到自我觉察,对于行为结果及可行之选择有更多的认知及了 解。

  (二)个案对于自己及他人有更重的责任感。

  (三)个案学习更多到健康的处理模式,已知于对于环境有更好的掌控。

  (四)透过治疗,个案能展示更多改变的证据,如对于负面的自我概念降低及增加正面的自我概念。

  (五)个案学习到更多有创意的问题解决,沟通与合作技巧。

  (六)个案透过引导,能更真实的欣赏自己的优点,短处及限制。

  透过这些觉察能力的提升,以致于个案有更高的作决定能力。Bandoroff (1989)认为透过冒险活动经验的回馈及后果影响,个案学习调整他们的行为,增加他们改变的动力,并塑造情境,使他们有实际练习的行动产生。Herebert (1996)认为藉由冒险治疗,个案挑战他们自己,也因为自我挑战,他们再学习 (relearn)到一些关于自己的事物与概念。为了达到此目的,个案需掌控任务获得成功,但相同也必须面对一些负面的感受,如过度依赖,习得无助感等,在成功与挫折中更深刻的认识自己;但透过引导,成功的感觉与控制感会被增强,而更有能力帮助行为之改变。


肆、冒险治疗


一、冒险治疗的特性

  了解冒险治疗的理论背景、定义与目标,我们更能了解其特性。根据Kimball & Bacon (1993)指出冒险治疗具备下列十四点特性:

  (一)多种治疗型态

  冒险治疗的型态从冒险活动与传统心理治疗结合,到完全走进户外的探险活动。Gass(1993)指出目前有三种形式以冒险为本的治疗模式:

  1.以活动为本之心理治疗:此型态以冒险活动为个案整体心理治疗型态的一种,常利用医院机构本身或附近的设施,如低高空绳索设施,或者一些携带式的平面活动。从每周固定一小时到只有一天或两天的课程。

  2.野外治疗:此治疗也较常被称为冒险治疗,活动常以7到60天的户外探险活动为主要治疗模式,针对的个案有机构院童,发展失调及情绪障碍者。个案探险之前几天会在基地营进行一些基本能力训练,及作个案状况之评估。它是一种密集高强度的治疗课程,透过户外能力的训练及生存,提供机会使他们面对及克服冒险及挑战,藉以提升个人的知觉胜任感及自我效能。由于活动过程是透过团队合作之架构进行,因此在这种治疗模式中建立一个信任,合作,有效沟通及问题解决能力是重要的。Russell (2003)提出一种新名词称为「户外行为的健康照护」(outdoor behavioral healthcare),其中包涵了个案诊断、发展个案个人治疗计划、使用多元的心理治疗方案及事后照护计划。此型态针对八种方案,在1600位参与者的研究中,有显著的治疗效果。本计划因为在冒险活动中产生重大的改变,延续治疗及追踪变得相当重要。如果后续治疗者不了解冒险治疗的经验,将影响个案持续成长或改变。

  3.长期住宿营:这种型态常针对行为偏差青少年所设计,方案提供他们数月到2年的时间。营区设在大自然环境中,有基地营及暂时的营屋(由学员自己搭设,设在森林中),个案需要学习野外求生技能,因此个案的改变在于产生正向的同侪文化,对问题的面质及日常生活的独立能力。传统学校课业的教育在活动住宿中也会同时进行。

  (二)团队导向

  团队操作在冒险治疗中是一大必要条件,人数以6至14人为限,冒险治疗的个案通常以青少年为主,但偶有单一或多个家庭成为治疗团体。团队对于治疗的介入具有相当大的影响,因为藉由冒险治疗团队会提供回馈、支持、人际互动等学习因素。冒险任务大都需要团队共同沟通、合作及彼此支持、应用技能与寻找解决办法予以克服。在克服任务中,每一位个案扮演好他的角色,全力以赴,如此才能突破困难。因此团体不仅是成功的完成任务,也在团体动力中看到每个人互动及作决定的历程,这些部分就成为团体治疗中重要的成分。

  (三)处理经验

  冒险治疗对于经验之处理的引导,扮演重要的治疗成效,因为必须将冒险活动之有意义经验与个案日常生活联结,其治疗才有成效。但是它不仅处理冒险活动前、中与后的经验,对于营队生活中所发生的事也应一并引导分享。但着重在此时此刻 (here and now)所发生事情的讨论及其背后引发问题产生的一些原因之处理,这种在活动中随时会产生相关之议题,在传统治疗中较难有机会产生。就方法而言,透过个别的心理治疗、团体治疗、日志撰写、个人独处与反思时间、自我对话及隐喻处理都常被使用。Gass (1995)提出隐喻在冒险治疗中的应用可以协助个案将活动概化联结至其真实生活中,并证明其立即与3年之延宕效果仍就显著。他也提出以个案为主体所产生的隐喻是较有效益的。

  (四)应用多元治疗方法

  冒险治疗有时可以单独成为治疗方法,但经常是与其它治疗方法一起进行。野外治疗通常就是独立进行,而其它治疗型态就会和其它治疗方法共同进行。但以团体为导向,配以个别治疗的模式是必要的。

  (五)活动自然历程

  透过团队的技能与凝聚力发展,提供适当挑战难度的任务是重要的。提供一些不可避免的成功要素,让团队在过程中提升掌控与胜任感。而适当的处理失败与挫折对个案亦是一个正确自我评估的学习。在传统治疗中,大都依靠引导员提供的方案来产生自我觉醒,但是冒险治疗透过团队操作任务的成功与失败来做觉察,更为直接与具体,并更具意义。因此活动任务难易度的设计序列与安排便是工作人员一大的专业的挑战。

  (六)知觉风险

  冒险活动中评估风险分为两类方式,真实的风险 (actual risk)可运用一般的经验或知识法则评估。而由主观意识判断的知觉风险 (perceived risk)是属于个人的私密性不易察觉评估;引导员对于个案过去经验及焦虑倾向,均须有所评估与了解,而合作机构更须提供个案病例及状况,以设计适合之活动。Festinger (1957)提出当人们知觉到风险时,会产生焦虑及不平衡的状态,而人们为了达到平衡状态,需挑战自己以做出必要之调整。在冒险治疗活动中,克服自己的恐惧是重要的,但一旦旧模式被解构,而产成另一种新的成功行为,治疗的效果便产生。而传统治疗与冒险治疗最大不同点就是,以冒险为本之活动将个案置于真实且不致于轻易成功及挫折的情境,亦不是绝对安全环境中。因此知觉风险的特点是冒险治疗的基石 (cornerstone)。

  (七)不熟悉的环境

  透过不熟悉与新奇环境,个案必须对旧有习惯及处理模式予以调整,必须以一种新的思维、观念与健康的行为模式以达到成功或形成内在的一种平衡。在这样的情境中,个案也较容易脱离过去的决策处理模式,并能够提供个案探索问题而不至于让个案传承过去有的挫折与打击。在治疗中,个案也较容易缷下自我防卫,更容易鼓励及帮助个案以一种新的行为模式来面对问题。而当一些失功能的行为在活动中产生,如放弃,防卫或攻击时,这时对治疗师而言是一个可以处理行为改变的最佳时机。但总体而言,不熟悉与新奇的环境,对个案还是威胁性和自我防卫性较低的,旧有模式也较不易出现,同时也提供个案不断尝试的机会。

  (八)自发性选择挑战

  自发选择性挑战 (Challenge by Choice)可以提供个案:

  1.在一个支持性及关怀气氛下,尝试一个可能困难或可怕的挑战之机会。

  2.当强烈的表现压力或自我怀疑的时候,一个「后退」(back off)的机会,并知道将来若有意愿,随时有机会。

  3.一个尝试艰难任务的机会中,了解尝试的意图比表现更有意义。

  4.尊重个人想法和选择。

  就此原则,当个案因任何理由决定选择不参与时,并不都是负面的,而且或许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成为治疗的介入。个案的不参与,也许是因为面对自我的恐惧与缺乏安全感而放弃,此时治疗师可以尽最大努力协助个案,如在确保或提供个案更多的学习观察的时间。Royce (1987)认为成长的关键在于个案能自由与自愿地面对自己的恐惧与不安全感,而不是被强迫参与这些恐惧且有风险的活动。在生活中,因为过多的强迫,让个案产生习得无助感,甚而形成忧郁症状;因此自发性的选择,使得个案在知觉自由与控制下,降低习得无助感,且真实自愿地改变他自己。

  (九)真实自然的产生具体结果

  因为冒险活动是真实的,所以便会产生真实又具体的结果;不同于在线游戏中的虚拟情境,它可以在全人各方面感受到成功与失败。个人的行动也是真实的影响团队或者团队结果。个人如果无法或选择不完成任务,同样的也影响到整个团队的动力。因此个案在过程中就有机会寻找到他的定位,进而与团队一同成长,一同面对困难。例如,因为帐篷没有好好固定,导致雨水渗入而让睡袋淋湿,或是一些正面关怀支持克服困难的经验。因着这样自然具体的结果,让冒险活动充满了丰富的治疗元素。

  (十)目标设定

  引导个案设定适切目标所需问的问题:

  1.你想要完成什么?(你的目标是什么?)

  2.你需要作什么来达成你的目标?(你愿意采取什么行动?)

  3.哪些资源能帮助你达成此目标?(人、信息)你需要团队什么支持?

  4.你将如何知道自己有没有达成目标?(你衡量的准则是?你如何知 道自己将达成目标?)

  5.你如何帮助其它成员达成他们的目标?你如何运用你的优点帮助其它人?

  协助个案订定一个具挑战并可以达成的目标是重要且必须的;因为目标会帮助个案在治疗过程中更有方向及动力。治疗师及团队也能够在适当的时间提供回馈,以协助其行为改变。就治疗性的个案而言,治疗师协助个案找到特定问题成为治疗目标是必要的,这种目标的设定通常是在与个案谘商协谈及与相关人员交换意见后而订定的,对治疗师而言也必须清楚知道这个目标。而「全方位价值契约」也在活动中使用,也就是说你的一些行为模式也必须为团队可接纳的程度,加上一些必要的心理及身体安全原则与适当的提供和接受回馈。这样的契约使得个人与团队更能达到个人与团队的目标。

  (十一)信任感建立

  信任感在冒险治疗中是重要不可缺的因素,不仅仅是信任引导员或治疗师,也必须信任团队的其它成员,也能够学习与别人建立更深一层的互动关系,这种以人际导向的团体心理治疗更为重要,而且也是治疗团体发展之阶段过程。而信任的建立是从一连串合作、支持的活动自然结果而来。心理及身体的信任支持在冒险治疗中更是被重视,因为必须共同挑战有风险的真实任务。

  (十二)享受其中

  因为活动不仅仅充满乐趣,更透过不断成功的挑战,团队之间可能享受其过程,也因此治疗的深度与直接性,更容易介入,而不至使个案产生抗拒行为。这种现象就像是系统减敏感法,藉由放松来降低焦虑水平。为了达到享受其中,建立团队的凝聚力,彼此真诚分享,保持幽默,更容易达到团队的发展。

  (十三)流畅经验 (flow experience)

  Csikszentmihaly于1990年提出流畅经验理论,认为人在参与活动时,其经验感受会受到个人的技巧高低与活动的挑战难易度所影响。当挑战难度高、个人技能不足会使人产生焦虑;挑战难度低、个人技巧高时则会产生无聊感。而活动挑战难易度与个人技巧相当,则会产生最佳化心理满足和愉悦的流畅经验。在冒险活动中,譬如登顶,或团队合作完成困难挑战难度高的任务。

  Csikszentmihaly (1990)提出的流畅经验有以下特征:

  1.全神关注:个人在活动时,能专心一致,不受时间及外在环境的影响。

  2.纯内在动机:流畅经验的获得是发自内在动机,并不是为追求外在报酬而参与活动。

  3.忘我地投入:当活动满足个人需求时,个人较能集中注意力,达到浑然忘我的状态。

  4.活动和情境控制:个人在流畅经验情境中,潜在的感到能控制个人的行动和环境因素,  并知觉本身的能力以克服外在环境或活动的危险性,获得较佳的表现。

  5.目标与需求一致:流畅体验包含了活动及觉醒的融合,个人在流畅体验的情境中,可以清楚的明了什么事是应该做的,并能够在活动中获得立即的回馈。

  6.自主性目标 (autotelic):流畅体验的实质收获是个人在活动中发现自我,追求自我的目标,并从体验中获得愉悦感受及实质报酬。

  流畅经验在冒险治疗中对个案扮演着奇特的变化,因为对个案而言是一种自我实现与自我突破的跳跃与喜悦,将使得个案对自己存在的价值更多肯定。也让活动过程充满乐于继续挑战与完成的心理驱力。

  (十四)治疗关系

由于冒险治疗经常持续一周以上,甚至更久,因此治疗师与个案之间关系更为密切。也因为这样关系的建立,常有一些潜在的治疗效果是由关系性而来的。一个个案21天的活动与治疗师有504小时的接触,因此治疗师角色的典范就变得相对重要。


二、冒险治疗活动的波段理论

  冒险治疗活动的运作模式有如波浪︰波峰和波谷、动乱、刺激、平静时期与活动时期。藉由波段理论(如图一)波动模式的运作,发生下列动作︰在波谷期间做准备、协调工作,在波峰期间做体验活动工作,在另一个波谷期间做分析、报告工作。当一个波动结束,就会有另一个,然后再下一个。假如某个时期是满意的,下一个时期会更好。在波动上的行为会诱发出一些行为。控制之下的行为是冒险治疗活动必备的因素。这些行为包括︰反应、支持、反复、面对等等 (Ellmo& Graser,1995)(如图一)。

  图一  冒险治疗活动波段理论

  资料来源︰Ellmo, W., & Graser, J. (1995). Adapted adventure activities: A rehabilitation model for adventure programming and group initiatives. Dubuque, I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三、冒险治疗历程

  Gass(1993)发展一个能够解释以冒险为基础学习有效的模式。藉此坚实的理论模式,可以了解以冒险为基础的治疗的原因;一个成功冒险治疗的成份,也可使参加的学员一起了解以获得最大正面的效益。以下是对每一个组成部分做简要说明:

  (一) 个案:人们怀着对冒险活动先入为主的想象来参与课程,但这些对活动的预期也可能成为有意义学习机会的助力。这种促使学习发生的内在历程将使人处于冒险治疗历程。

  (二)失衡:指个人的旧思考与新信息无法完全配合的觉察,这种内在冲突是使个人做改变的动力,故失衡存在促使学习发生。当处于陌生的领域,人们被强迫着去整合新旧经验,或重塑已有的见解,而这些质与量的改变,或称吸收或同化的过程将人们置于冒险治疗历程。

  (三)新奇的环境:人们被置于不熟悉、无法突破个人障碍的环境中,再引入努力的情境、信任、有帮助的压力程度、让人们在预备好的环境下感受风险。

  (四)合作的环境:营造一个合作的引导的气氛,建立团队的凝聚力,这必须注重人际沟通、共同目标,以个人、团体具有独特的能力为前提。

  (五)特有的问题解决情境:新技能与问题解决情境将以循序渐近的方式介绍给学员,学习机会因此而变得具体。完成这些任务导致学员产生冒险治疗历程。

  (六)成就感:成功导致自尊、内控信念、改善沟通技巧,问题解决技巧,更重要的是,成功经验更有助于冒险治疗历程。

  (七)经验处理:学员被鼓励依活动体验去计划、反思、表达想法、表现。这样的过程在冒险治疗历程中是必要的。

  (八)归纳与迁移:以经验为基础的冒险之最终目标,是提供个人新旧经验连接的方式,帮助他们能将个人看法、行为与生活型态整合,并延续至未来的生活。

  因此冒险治疗的历程,牵涉个案评估,活动企划,选择环境,团队建立,引导员或治疗师的专业训练,安全与风险管理,器材装备…….等。因此整个过程就不同于传统治疗的处理模式。


伍、结论


  冒险治疗最近几年已经逐渐被人认可是一个有效的治疗模式,尤其在青少年族群中,在台湾此领域的门也逐渐的被开启中;因此注入更多学界,不管是心理辅导、社工、临床治疗及户外的关注是急切的。而实务界也根据国内外一些的理论模式及经验,详细的规划及训练工作团队,大胆的去尝试,这样的挑战对我们来说似乎也是一种另类专业人士的冒险活动。


参考文献

Alvarez, A. G. & Stauffer, G. A. (2001). Musings on adventure therapy. Journal of Experiential Eucation, 24(2), 85-91.

Bandoroff, S. (1989). Wilderness adventure-based therapy for delinquent and pre-delinquent youth: A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ERIC Document Reproduction Service NO. ED 377 428).

Csikszentmihaly, M. (1990). Flow: The psychology of optimal experience. NY: Harper Perennial. 

Ellmo, W. & Graser, J. (1995). Adapted adventure activities: A rehabilitation model for adventure programming and group initiatives. Dubuque, I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Festinger, L. (1957). A theory of cognitive dissonance. Evanston, IL: Row, Peterson.

Gass, M. A. (1993). Adventure therapy: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adventure programming. Dubuque, I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Gass, M. A. (1995). Book of metaphors. Dubuque, I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Herbert, J. T. (1996). Use of adventure based counseling programs for persons with disabilities. Journal of Rehabilitation, 62(4), 3-9.

Kimball, R. & Bacon, S. (1993). The wilderness challenge model. In M. Gass (Ed.), Adventure Therapy: Therapeutic applications of adventure-based therapy programming. Dubuque, IA: Kendall/Hunt Publishing Co.

Kraft, R. & Sakofs, M. (1985). The theory of experiential education. Boulder, CO:    Association of Experiential Education.

Royce, D. (1987). Adventure experience and affective learning: Where are we going? Journal of Adventure Education, 4, 12-14.

Russell, K. C. (2003). An assessment of outcomes in outdoor behavioral healthcare treatment. Child and Youth Care Forum, 32(6), 355-381.


国立体育学院休闲产业经营学系

谢智谋 博士



上一篇:构建我国高校户外教育教师专业化培训体系的研究下一篇:省思教学技巧与实例
400-0144-319
中国户外教育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6      京ICP备05028823号-4